三十五年前的小中专生活趣事

16 人阅读 | 时间:2021年10月11日 07:31

三十五年前的小中专生活趣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教育体制改革,初中毕业生可以直接考中专,吃皇粮,毕业后国家包分配。这个政策吸引了一大批农村学生,不用上高中就可以直接变成“公家人”,我们就是在1982年初中毕业报考小中专的一批学生。

学校坐落在大别山余脉的一座小山下,学校处于文革结束后的恢复创办期,各种设施还不太齐全,学校连院墙都没有拉,只有教学楼独自耸立,学生宿舍、食堂等还是平房,宿舍楼、实验楼、图书楼都还没有完工。但是,因学校处于国家南北气候交界处,风景还是很美的,基本属于江南气候,四季常青的树木和花朵应是把还没有成模样的校园点缀的非常漂亮。

由于我们是林业学校,招收的女生比较少,仅有的女生被分配到另一个班,我们这班一个女生也没有,号称“和尚班”。

在“和尚班”,有两个同学,一名绰号“文曲星”和“花和尚”是神级的存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两个雅号得到了班里同学们的公认,并始终叫到今天的。

“文曲星”者,南阳桐柏山人;“花和尚”者,豫北太行山人。二人一内敛一外向,一儒雅一洒脱,性格迥异。文曲星喜静,不爱多言,严肃有余,活泼不足,因高度近视、鼻梁架一幅深色边框眼镜,与同学争论问题常一板一眼、咬文嚼字,且那时不似现在,同学中戴眼镜者寥寥,文曲星当属鹤立鸡群,被叫“文曲星”是有一定道理的。花和尚则不然,有着北方人典型的性格特征,凡事快言快语、干脆利落,除正常上课,不愿多呆教室。抑或天性使然,花和尚身体棒、活力足,不唯书、重实践,特别是学《植物学》、《树木学》时,课余、星期天爱钻山入林,有时还会采些树枝、花叶、果实带回教室与同学们分享,故“花和尚”雅号不虚。

“文曲星”入校即任“和尚班”团支部书记,标准的正班级领导干部。除了组织正常的团支部活动,平时总爱捧上一本书读上半天。文曲星读书涉猎范围广,专业的、文学的、历史的无所不好,我俩一个寝室住了四年,常听他讲些“异端邪说”。当年著名作家路遥的小说《人生》风靡全国,拍成电影更是成为人们讨论、思考的焦点,记得学校组织学生观看电影后的当晚我们寝室五条汉子就展开了激烈争论,大家一致声讨高加林进城后抛弃善良美丽的刘巧珍是咎由自取,不可饶恕,必欲批之而后快。“高加林是人才,不用可惜了。他喜新厌旧固然不对,但刘巧珍就没问题了?她喜欢有知识的人,怎么不想法读书识字,缩小与高加林的差距?夫妻之间有共同语言共同爱好岂不更好?”“文曲星”明显在为高加林抱不平,彼时可谓一股清流。

“花和尚”亦不弱,班级体育委员,任上曾自导自演“抽烟治牙疼”的故事,成为“和尚班”至今流传的经典。记得那天我们在操场上体育课,体育老师讲话时突然发现有股烟气从队列里花和尚身后袅袅而起绵绵不绝,就问花和尚是怎么回事,不愧为体育委员,关键时刻临危不乱,镇定自如,尽显大将风度:“这几天牙疼得厉害,听说吸烟治牙疼,我就试试。”于是乎,以后同学相见,总会打趣地问他“牙还疼不疼”?

我们所处的1980年代,虽然改革开放大幕已启,各种思潮冲击校园,但地处大别山余脉脚下的学校波澜不惊,思想观念相对传统,学校是不允许学生之间谈恋爱的。尽管如此,青年男女那种情愫终究还是有些蠢蠢欲动,不可遏制。别看“和尚班”清一色男子汉,遍野苍翠满眼绿,很多同学还是期待“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彼时一同乡小师妹常找文曲星聊天,如此美丽善良的小仙女在身边晃来晃去叽叽喳喳,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暗叹“文曲星”有此艳遇之余,几个室友兄弟力劝他抓住难得机遇先下手为强,否则由得他人捷足先登后悔晚矣。文曲星看似慢吞吞不表态,实则心里也是猫抓似的,只是表面上故作镇定罢了。忽某周日下午,返回寝室,心情沉重,默然无语,拉上被子蒙头便睡。当时室友都不敢与其言语,猜想其遇到不顺心的事了,最大可能与那个小仙女有关。果不其然,一段时间后文曲星坦白,人家说年龄小,现在不想恋爱。哈哈,谁说“文曲星”不开窍不大胆,在追求爱情美女方面他并不迂更不怯,敢当面表白开了“和尚班”先河,真乃可敬可爱也!不知“花和尚”遇到此种情况是否浑身是胆,至少我没这种勇气。

凭着对林业的热爱,文曲星、花和尚毕业后一直坚守初心,在林业系统耕耘,是单位业务骨干。因为工作出色,二人在各自岗位上均作出了不俗业绩,是“和尚班”学以致用的典范,让我们这些改入他行、“不务正业”的人汗颜。

三十五年前的小中专生活趣事

上一篇:俄罗斯妹子总结在中国生活的小趣事,看到第几个你笑了?
下一篇:听上海知青讲述在东北插队时的生活趣事,他说他做饭的方法很独特
手机赚钱
来源:新赚网(xzwcc.com)Q:203231031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