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劲上小荞》鲁岱短篇小说 劲贺这伟大的中国时代

54 人阅读 | 时间:2021年11月03日 07:30

  〔短篇小说〕

  * 劲 * 上 * 小 * 荞 *

  文/鲁岱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一块又一块……”

  远远地,一曲悠扬妙美的旋律,伴着轻风从山那边吹来。正在收割秋苦荞的老汉钟铜,搁下手上的镰刀,站起来扭着腰杆子问邻垄上的老伴尚上香:“这是什么歌啊?好听极了!”尚上香听到问话没有伸腰,她一边割荞一边说:“看你还有心思听歌,太阳掉山了,这一大块地还没有割完,耳朵上挂月亮的滋味还没尝够吗?”即刻,荞麦地上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割禾声了。

  晚餐桌旁,钟铜照例端出一个古雅的小铜樽,满满地筛上一杯咱中国的上劲的酒,抿了一口,笑呵呵地望着老伴说:“你瞧这从铜绿山古矿遗址中出土的小玩艺儿,让人喝酒真够带劲,一喝就是好几樽,脸还不变点儿颜色呢!”“老头子尽说牛皮话。不红脸就不是醉吗?你每次喝酒之后,都是咕噜咕噜的满嘴酒话,叫我给听腻了。”“今晚就不一样。今晚就是酩酊大醉,也不胡说乱侃的。”“鬼才相信。”

  收洗完碗筷,后院子里响起了土调子唱声:“铜冶青铜文化史,五千多年还不止。铜录山矿最中心,周围几百处古遗址。炉火上溯到夏朝前,铜祖伏羲是开始。采矿冶炼铸青铜器,技术在全世界算第一。中国铜矿铜绿山,世界青铜文化在这里最灿美。劲上精神留国粹,铜都一论好贴题。”“老爸,唱的不错啊!”钟国劲在门外听到酒劲歌声,几脚迈进屋内微笑着赞叹:“媒体上叫响的牌子是‘千年青铜史,百里劲上香。’64年前,中国劲上上有限责任公司就诞生在世界青铜文化的发源地——铜冶市。你这酒调民曲啊,更是升格一级:劲上精神留国粹,铜都一论好贴题。可是,贴……”“爸,贴的什么题呀?”跟在儿子后面的媳妇宫苦荞接了钟国劲的问话。“呵,这个呀,大冶铜都呗!”“是的,贴题。”钟国劲一边放下手上的一提酒,一边借题说话:“爸,我们铜冶就堪称铜都。铜冶铜都,铜都铜冶都贴题。”“别听他的,酒后歪曲子。”“妈!”宫苦荞甜甜的一声,又将手上的一个提式包装盒送到尚上香的跟前,说:“国劲又给爸买了一提中国的好酒,我就给你买一盒中国的好茶。”“哈哈,你知道妈喜欢喝茶的。好好,妈收下了。”尚上香双手接过盒子,笑的合不拢嘴了。接着,尚上香随口一句:“苦荞,今儿妈妈高兴,你就给妈妈唱一曲。”“好。不过……”“不过什么呀?”钟铜眯着一双沸腾酒气的眼睛也来话了:“不过要比你老爸唱的好听是不?”“哎呀,不是啊爸。”“那是什么呀孩子。”尚上香让两只喜盈盈的眉梢挡住老伴的声音,笑呵呵地对媳妇说:“苦荞,你就随便说吧,妈妈和爸爸都听你的。”“谁让你说我听她的了!”钟铜的这一句话把在场的四个人都笑歪了。上香用一只手握住嘴巴子,深怕摇动的舌尖儿被别人瞧见似的。国劲直挺挺的,望着他爸笑的像一杆滴着墨水的笔,只愁眼泪没喷出眼眶。苦荞弯着腰,把个秀气的脸儿偏在一边,仿佛笑的腿抽筋。只有钟铜自己仰天哈哈哈大笑,还教笑声拌了半口酒气散到了门口外,异添色彩。

  时间过去了许久,钟铜似乎还没有笑够,尚上香踩了老伴的笑料,率先破了这乐屋的氛围,说:“喂,苦荞,你刚才说‘不过’的,到底是不过什么呀?”“她是担心歌唱得不好听。”国劲书去一笔。“呵,这个呀,没关系的。一家人嘛,没啥好听不好听的。唱吧,妈都爱听。”“妈,那你老就听好了。”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一块又一块。轻风歌唱,阳光挂彩。叶儿美,茎儿帅,花儿果儿的丰收大看台……

  “等会子唱,等会子唱!”钟铜听了一阵子之后就迅速打断了媳妇的演唱,忙说:“这歌,我听过了,问你哪儿学来的?谁写的?”“爸。”宫苦荞也停止了歌唱,问:“你哪儿听过这歌?”“就今天下午啊,呵不,是今天傍晚。”“傍晚?”宫苦荞懵了。“今天傍晚?”钟国劲也惊的问了一句:“妈,是真的吗?”尚上香点了点头。“这怎么可能?”苦荞更觉得惊怪了:“这歌我们才创作或演唱不足十天啊!怎么就……”“难道是学校里的音乐老师,偷,偷学……”钟国劲也在使劲地分释疑团:“即便偷了,怎么会唱荡在山边野外……是有意唱给爸妈听的吗?不可能!那又是什么呢?”钟国劲不愿意继续往下想了。

  这个夜里,这个家子被一串疑团带进了不平凡的梦乡。

  第二天,宫苦荞准备回娘屋去。因为女儿在她外婆家已经好几天了。她想接女儿回来,国庆节假期就要到了,孩子要上学。可是,正当出门,口袋内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宫苦荞又转身回到房间,让钟国劲去接孩子,自己急急儿的赶到了乡政府劲风文艺宣传队。

  原来,宫苦荞是铜冶市铜铺乡劲风文艺宣传队主演队员。刚才的电话告知她要参加一次重要演出。根据乡政府要求,必须要有一两个重量级的新节目。于是,宣传队长想到了宫苦荞演唱的新歌《劲上苦荞》。

  好个山乡劲妹宫苦荞,她没有推辞,没有胆怯。舞台上,她的一曲新歌《劲上苦荞》,正在吸引台下千余名观众——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一块又一块。轻风歌唱,阳光挂彩。叶儿美,茎儿帅,花儿果儿的丰收大看台。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茬又一茬,一载又一载。物流醇香……

  在这欢快的时刻,台下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新歌独唱演员——宫苦荞:红上装,白下装,自然发型伴着怡人的秋色髻鬈妖娆的阳光。面容娇丽,凤眼天成,樱桃小口对着麦克风,抑扬挑动。手摇如作画,身舞像吟诗。音质柔美,节奏有章。遣句吐词犹媲天籁弦波去,步韵循律恰似人间福运来。一曲终了,雷鸣般的掌声让台下像爆炸了的火药桶,害得报节目的演员在台上足足站了五六分钟。

  歌坛雷助势,劲上掌生仙。

  一连好多时日,新曲《劲上小荞》在铜铺乡引起了不小反响。老人们说,这首歌把我们乡的荞麦给唱爆了。一垄又一垄,一块又一块,甚至一山又一山,一畈又一畈。每年都是大丰收。青年们说,轻风歌唱,阳光挂彩。连天荞麦云中仙,馋嘴酒香甘露美。孩子欢笑,妇女串门,叶儿茎儿、花儿果儿、爽儿劲儿的都是趣。

  在一遍喝彩之中也乐坏了宫苦荞。她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想着自己的演唱太成功了。也算是初出茅庐吧,人生第一次尝到被赞扬的滋味。这作为一个足不出户的山村土艺员,应该算作最大的回报了。这时刻,英国著名剧作家沙士比亚的一句名言“本来无望的事情,大胆尝试,往往能成功。”在她大脑中疯狂回荡:是的,我真没想到,这一唱,唱出了名声,唱出了职业的价值,唱出了舞台的霸气,也唱成了一阕业界颂词《临江仙•长势正盛》:

  劲上小荞茎叶茂,根深水美肥足。一摊长势展宏图。阳光携雨露,笑脸庆丰收。

  康健劲中荣酒业,商天贸地醇都。苦荞毛铺誉寰球。芳香承韵远,盛大唱神州。

  兴奋之余,宫苦荞想到了自己的名字。出生那年,村里广种苦荞麦,因为乡下人不会取名字,母亲随口叫一句苦荞就成了我终生的代号。不过这名儿也挺美的。苦荞麦并不苦,性寒味甘。它是自然界中甚少的药食两用作物。它集七大营养素于一身,且富含硒,有着卓越的营养保健价值和非凡的食疗功效。苦荞麦,人类饮食之宝也。

  又到了周末,钟国劲从学校回到了家里。晚餐后,一家人围在餐桌旁,仿佛不愿意散去筵席。首先是7岁的小女孩钟健花开口:“妈妈,我们学校里都夸赞你的歌唱得好。音乐老师还在全校的班级都教唱了。老师说,这《劲上小荞》的歌是宫苦荞唱的,好听极了,不比皇宫里的阿姨们唱的差。”“真的吗?”宫苦荞将孩子搂在怀里,甜甜地亲了一口,问:“这歌你会唱吗?”“会。妈,我这就唱给你听。”没待大人们同意,小健花就兴奋地唱了起来:“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孩子还没唱上两句,她爷爷钟铜便拨换了调子:“你,你们这唱的都,都好,没,没话说。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呀爷爷?”“我,我的乖孙女,爷爷是说,是说那天下午唱,傍晚唱的也好听,也,也是个女娃儿声……”“别听他的。他一日三餐酒,喝多了。”尚上香打断丈夫的话:“国劲,我看你有什么话要说了。你就说说吧。”“我没喝多。”钟铜又抢了话柄:“劲上上是健康酒,喝,喝不多的,喝不醉的。你,你知道吧,中国劲上上牌的酒,有,有十几个品牌:中……啊…嚏!”“好了好了。一个喷嚏醒酒了。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万事皆由人造成。”钟铜笑着说:“中国的劲上上牌的酒有许多大品牌,比如中国劲上上酒,毛铺毛毛苦荞酒,毛铺毛毛老酒,大团团圆圆酒,小杯劲劲,680毫升青铜古韵单瓶装特价名酒,等等。我都尝过呢。哈哈哈,好喝,上劲!”

  “爸,你就少说几句吧。”钟国劲终于开口了:“我还有事情要说。”钟铜即然闭嘴息声了,其他人更没一个说话的,就连小孩子健花也斜依在她妈妈怀里一动不动了。这时刻,小健花偷偷看一眼,只见她爸爸钟国劲:一张不说话的脸,如蛋壳一样的谨肃;一副墨镜架在挺直的鼻梁上,像月亮一般的宁静;一双圆圆的不大不小的眼睛,在镜片后面灼闪着睿色光芒;两个嘴角闭乎乎的,仿佛关满了人间秘密。一套半新不旧的蓝色上装,袖子还向上挽了一截;裤子笔挺笔挺的,与那黑色牛皮鞋连成一片。即便是妇儒老叟,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连缀时代脉搏的阳光先生。

  “今晚上的事情很严肃。”国劲又一句话让屋内的空气仿佛冻结了一半。他没有半点儿笑意,只有从心底下冲出一个一个的无色字眼:“第一,《劲上小荞》这首歌还不值得庆贺。从歌词到谱曲,从导演到演出,都有待进一步提升。第二,这首歌既代表中国劲上上公司,也代表百姓的心声。不是普普通通的山村民调土曲。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首歌必须要提升规格,拉高品式,上调档位。”

  经钟国劲这么一说,宫苦荞的脸蛋顿时红了一大片。身体犹坐针毯,人仿佛不能自主了。片刻,她颤颤兢兢的流涎几个字:“都是我不好!”“要怪就冲着我来。我爱听这首曲子。《劲上小荞》。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呵,苦荞麦酒,毛铺毛毛苦荞酒。中国劲上上酒。劲上上公司……”“你胡扯什么呀老头子。”尚上香迅口制止丈夫。“我没有胡扯哇,是毛铺毛毛苦荞酒嘛,是中国劲上上酒嘛。人家中央电视台每日黄金时间都在播放呢!”

  “这样吧。”钟国劲修正会程:“今晚休息,改日再谈这个。”说完,他起身回房间去了。

  这餐桌旁仿佛少了主心骨,让蓬挺的气氛一下瘫软了。“都是你!”尚上香横着一双眼睛责备丈夫。“爷爷。”钟健花倒是来劲了。她一拐腿蹦到钟铜的跟前,做了一个鬼脸,嬉皮笑眼地唱着童腔:“你呀你,你就怎么忘记了呢——劲上上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哟!”“啊……”

  又一个周末,在洋湖小学的教师宿舍里,钟国劲和宫苦荞正在讨论一首歌的词谱和唱法。经过充分研究之后,在歌词方面就只剩下一句话未能统一了。歌词的第二阕第三句是“物流醇香,客盈四海。”这是宫苦荞的主张。钟国劲认为,这句歌词应该定为“物流醇香,劲儿健泰。”虽然,《劲上小荞》之全歌词是国劲创作的,可谱曲和演唱却都由苦荞一人操作。因此,宫苦荞执口雄辩:“我承认你的写作水平不错,什么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呀等等,你都是高手,但歌曲、艺术、表演甚至舞台设计等,你毕竟缺少光环。我认为,在歌曲众多的体裁中,我们的《劲上小荞》应该归属民曲民调,是劳动歌曲或劳动调子中的一种。虽然,歌曲的体裁有许多,诸如颂歌、进行曲、劳动歌曲、抒情歌曲、舞蹈歌曲、叙事歌曲、表演唱歌曲、讽刺幽默歌曲、青春励志歌曲、军旅歌曲、校园歌曲,等等。但其中的劳动歌曲是最为广泛的一类。这类歌曲粗犷朴实,节奏明显整齐,短句多,补词多,有浓厚的劳动气息。我还认为,《劲上小荞》将是劳动歌曲中的上品之一。”

  听了妻子滔滔不绝的专业述说,钟国劲在心内冒出了佩服的火花:“是啊,苦荞也够上进的。虽然劲风文艺宣传队是业余的,可她学得认真,唱得勤俭,演的辛苦。这种精神正是我们山区群众的真实写照。毛泽东 的一句话说得好,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想到这里,他真想美誉妻子一番啊!可是,在艺术面前,是不能有半点儿浮躁的,更不能存在一丝儿虚假。于是,他用严肃的口吻对宫苦荞说:“你说了这么多,理论上还可以,但针对现实是不靠谱的。”“如何不靠谱了。照我说呀,不靠谱的是你那‘劲中健泰’。你想想,‘物流’是泛指,‘劲中’是专述,是指中国劲上上,这二者不相衬或词不达意。”“如果单就这个词语而言,你说的是对的,但就整体歌词而言,你是错的。这叫做一着棋不稳,全盘皆浮。”宫苦荞没吭声,钟国劲继续说:“整首歌词以中国劲上上酒或中国劲上上牌毛铺毛毛苦荞酒为突破点,渐次荣升到用酒来庆贺这当下伟大的中国时代。这是以点写面的歌词创作手法。采用这种手法既能让人留念中国劲上上酒业,更使人赞美目前这中国时代的非凡和伟大。实所谓‘酒不贺悲,盛赞于酒。’就是这个意思。因此,劲儿健泰的填词实比客盈四海更富有广阔的函义。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讲,前者还能含括后者,即只有‘劲中健泰’之基石稳固,才有‘客盈四海’的局面出现。”“我保留意见。”宫苦荞一语划上句号。

  “好了,今夜我们不谈这个。还是说说正经的事儿吧。”钟国劲切转话题。“什么正经事?”宫苦荞换了个笑脸问。“我想……”“你想什么呀?”“我想……”“男子汉的,怎么就吞吞吐吐了。你究竟想什么?”“我想,想将这首歌寄给今年的春晚剧组!”

  宫苦荞顿时傻了眼。她用一双似乎动不了的黑眸子盯着钟国劲。也许是不信任自己的耳朵,她又轻轻地问了一句:“《劲上小荞》想上春晚?”“是啊。不行吗?”“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说这比登天还难是不?”宫苦荞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发出声音。此时此刻,仿佛有神仙凑近她的耳边吟颂:

  山村小不点/思想天真/自创自演的民间小调/奏响大雅之殿/有可能吗/谁送给你这个胆子//山村儒艺/灿烂天真/田地间耕耘出神曲/附着在大鹏翅膀上/能不掉下来吗/谁能猜出这结局//山乡精神/傍上天柱/播传人民智慧/成功与否并不重要/这劲儿值得记颂/说得不对吗//铜都根基/劲上上能量/一个个人间奇迹/一缕缕民族芳香/飘溢全球/劲美亿户

  这一首《民族芳香》的小诗,让宫苦荞的心湖荡漾不止,她真不知道是责备丈夫还是鼓励丈夫,只是谨慎地问了一句:“这事能让爸妈知道吗?”“为什么不能。特别是爸爸,他是每年除夕夜不见《难忘今宵难》不休眼的。也许他会提出什么有益的看法。一家人嘛,蓬柴火焰高。”说到这里,钟国劲换了口气,停顿了一下子,然后换成柔和的口吻说话:“苦荞,这件事非同小可,虽说我有这种打算和准备,但要实现愿望还是非常困难的。从现在起,你要腾出精力帮我。”宫苦荞又点了点头,但依然没有发表什么相关的意见。

  夜深了,洋湖小学的校园内,只有钟国劲寝室的灯还在亮着。他们夫妻俩在查阅中央电视台历届春晚的歌曲节目。1984年,首届春晚歌曲《乡恋》由李谷一演唱,还有《幸福在哪里》、《党啊,亲爱的妈妈》、《外婆的澎湖湾》、《难忘今宵》等30首歌的演唱,都获得了莫大的成功。1985年春晚,歌曲类节目有《万里长城永不倒》、《龙的传人》、《十五的月亮》、《万水千山总是情》等24首……2017年春晚,共20首歌曲《江山颂》、《妈,我回来了》、《中国欢迎你》等,分演北京主会场、上海分会场、哈尔滨分会场、桂林分会场和西昌分会场。

  查过之后,钟国劲发现,反映酒文化的歌曲还非常少,能称得上经典的一个也没有。这个结果并没有让他高兴,反而压住他的心难能跳动:“酒文化进春晚,实在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我这《劲上小荞》行吗?”钟国劲又考究了一番歌词,感觉自己创作的这歌词还有可取之处。诸如,歌词切近劳动,切近生活,主题思想可入时代大潮,尤其是尾叠式段落,符合“酒劲贺喜”的中国传统习俗。想到这儿,他默默地读了一遍尾段:“物流醇香,劲中健泰。梦儿神,杯儿嗨,爽儿劲儿的庆祝这伟大的中国时代。”尽管如此,钟国劲的心里还是没底儿。

  然而,令他惊奋莫及的是,这时刻,宫苦荞过来给他打气了:“劲,大凡做事,我们不需要过多地去考虑结果,只要自己豁出去了,就足以安慰一颗宁静的心。”“亲,太感激你了!这个时刻,哪怕是半点儿协助也是一种最大的关爱。”说着,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风雨袭来盼裹衣,雾霾压境恋晨曦。

  夫妻恩爱同灯照,笔艺相依共智飞。

  拥抱无言通醉美,搏拼有路贯神奇。

  莫嫌铜野稀儒客,一劲冲天饮正时。

  又过了一些时日,正是九九重阳节。钟国劲和宫苦荞,带着一提中国劲上上牌公司金荞整箱6瓶装42度500毫升毛铺毛毛苦荞酒和一提铜都著名产品九味味儿藕带。回到家时,正是晚饭时间。一进门,钟国劲把一箱酒送到钟铜跟前说:“爸,祝你重阳节快乐!这提毛铺毛毛苦荞酒是新出厂的,送给你品尝品尝。”钟铜接过酒,笑的有声有色。那一边,宫苦荞也将藕带礼品给了尚上香。可是,当上香正准备开盒尝新时,从房间里跑出了钟健花。她一出房门就冲着上香撒娇:“奶奶,你怎么撒谎了。昨天你就说了,要买好东西给我吃的,怎么还没有买回来呀?”“呵,花儿,奶奶买回来了。”说着,她将九味味儿藕带递到小健花面前。钟健花即说:“奶奶,你又在撒谎。”“我怎么又撒谎了。”“这东西是我妈妈买的,怎么能说是你买的呢?”“是啊,你奶奶在撒谎。”旁边的钟铜也将嘴伸过来插话:“爷爷不撒谎,爷爷喜欢健花儿。过来,到爷爷的跟前来。爷爷有好吃的。”“爷爷也在撒谎。”“我怎么撒谎了?”“你那酒是喝的,不是吃的。健花不喝酒。”钟铜没话儿应答了,只知张着个馋酒的嘴,笑的前俯后仰。尚上香望着孙女儿边笑边说:“爷爷比奶奶更撒谎。健花,你说是不?”“不!你们都撒谎。”钟健花一蹬腿离开了尚上香,还说:“老师教我们了的,不能骗人。你们都不诚实。”“健花,不能这样说你爷爷奶奶。”宫苦荞制止女儿:“爷爷奶奶都是诚实的人,都好样的。”“不,妈妈也不诚实!”“妈妈怎么不诚实了?”“妈妈在辩护撒谎的人!”“健花,爷爷问你,这屋里还有谁是诚实的?”“健花是诚实的,爸爸是诚实的。”“你怎么知道爸爸是诚实的呢?”宫苦荞蹲下来,凑到女儿的身边,轻轻地问。“爸爸写的歌《劲上小荞》很诚实。”“你怎么知道《劲上小荞》是你爸爸写的呢?”“老师说的。”“哪个老师?”“教我们班的音乐老师。”“音乐老师教你们唱了吗?”钟国劲插问一句。“教了,早就教了。我们班的人都会唱。”“你会唱吗?”“当然会。”“你知道这首歌的曲子是谁写的吗?”“当然是爸爸啦。”“错了。这曲子是你妈妈谱的。”“妈妈谱的?”小健花望着妈妈问话。宫苦荞点了点头。“妈妈没骗人吗?”“妈妈没有。”“那是健花错了!”“健花,妈妈问你,你班里的同学,谁最会唱这首歌?”“铜草花。”“女同学?”“对呀。她每天都唱这首歌,也是除了爸妈之外最先唱会这首歌的人。她跟我说,她家的那一边小山上,都是她家的土地,一垄一垄,一块一块,都种满了苦荞麦。”听到这里,钟铜心里一怔:“那天傍晚,在小山上收割苦荞麦时所听到的这首歌,莫不是铜草花唱的?正是女童声!”想过之后,钟铜笑呵呵地安排了:“今夜儿重阳节,我们很高兴,他妈去端饭菜,准备吃饭。国劲和苦荞刚回家,将你们的提包呀书呀乐器呀什么的都放回房间去,我在这里听听健花儿唱《劲上小荞》这首歌。我爱听,百听不厌。”说着,就指了孙女儿说:“健花,你就将这首歌给爷爷唱完,爷爷最喜欢听你唱歌。”“好吧,爷爷,你听好了。”说完,钟健花放开喉咙,架起童腔,大声地歌唱起来一一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一块又一块。轻风歌唱,阳光挂彩。叶儿美,茎儿帅,花儿果儿的丰收大看台。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茬又一茬,一载又一载。物流醇香,劲中健泰。梦儿神,杯儿嗨,爽儿劲儿的庆祝这伟大的中国时代。

  物流醇香,劲中健泰。梦儿神,杯儿嗨,爽儿劲儿的庆祝这伟大的中国时代。

  在钟铜的强力支持下,不仅宫苦荞顺应了钟国劲的歌词主张,即第二段中原“客盈四海”句,定作“劲中健泰”,还很快做出决定,将这首歌送寄到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晚剧组。至此,钟铜老人异常兴奋,他好像一下子返老还童了。你看他,手上高举着一瓶中国的劲上上酒,摇头晃腰的童言飞逝:“真有味儿,钟国上酒,有劲劲,一首歌儿飞到北京城。北京舞台上,唱响了中国的劲,铜冶的劲,劲上苦荞。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嗨,一载又一载,劲上酒水,健康安泰。伊呀呀,呀呀呀,梦儿神,杯子快,爽儿劲儿,劲儿爽儿,共同庆祝这伟大的中国时代!”小孩子钟健花更是激动得可爱。她用彩纸迅速折成了一个小飞机,拿到门前禾场上,向北方猛力抛扔,口里不停地高喊:“小飞机,彩儿飞机,上天吧,架着我啊到北京,架着我啊到北京。”转而又高声歌唱还舞蹈:“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 ,指引我们向前进。我爱北京天安门……”尚上香喜的站在孙女儿旁边,望着孩子一边跳舞一边唱歌,还跟了节奏给孩子拍掌打拍子。宫苦荞也高兴了起来。她喜滋滋地说:“本来嘛,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在黄金时间长期播放中国的劲上上酒的广告,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展现劲上上风彩,布散劲上上精神。这是天下皆知的劲上上酒文化!”

  钟国劲一言未发。

  又过了不知多少时日,趁一个夜里,钟国劲组织召开家庭会议。会议开始,钟国劲首先发言:“我先说几句。前些日子,你们都建议,当然也包括我,将歌曲《劲上小荞》荐寄春晚剧组。现在我认为,这不是寄不寄的问题,这是尊重知识,尊重权威。我一个小学教师,虽然写了不少文章,包括诗歌、散文和小说等,那都是小打小敲,不成气候。春晚是什么性质?她代表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我们不说自不量力,像我们这等人物如何能登天造化?我们要尊重自己。”“你不必说了。”钟铜打断了儿子的深重自谦,也来了一顿说辞:“我根本不同意你的说法。我们是什么人物?老百姓!老百姓又怎么了?老百姓就不能上春晚了吗?春晚是他们教授啊专家啊艺星啊什么的自架的舞台吗?告诉你吧,不是!春晚是共产党人的舞台,是中国人民的舞台!”“老爸说得好。”宫苦荞也上劲了:“春晚舞台早已有老百姓参与了。朱之文,徐桂花,王宝强,旭日阳刚,西单女孩,甚至就连著名草根歌手阿宝,也是2006年春晚给他奠定娱乐圈地位的。我们大冶市为什么就不能冒出草根明星呢?”“春晚已办了35年,出了几个草根明星?”钟国劲质问宫苦荞:“加起来还不足10个呢。我们能挤得进去吗?再说,阿宝,朱之文等,也确实有艺术实力,是我钟国劲能比的吗?是你宫苦荞能比的吗?”“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宫苦荞据理力争:“我看我们自编自演的歌曲《劲上小荞》也许不比大衣哥朱之文在2012年春晚舞台上演唱的《我要回家》差多少。我个人认为,《劲上小荞》比《我要回家》更贴近现实,更贴近老百姓口味。《劲上小荞》为什么就不能上春晚呢?”“国劲,苦荞说的也不错啊。”尚上香也挤出来了看法:“还是试试吧。不成就算了。”“妈,这不是成不成的问题。”钟国劲心诚口笃地说:“我们做事,应该非常真实,虚浮的事不是我们这些老百姓做的。真实做人,脚踏实地,是你儿子一生的追求。”几句话说得尚上香连连点头。“我也同意爸爸的看法。”钟健花也加入了讨论的队伍:“原先我赞同寄出去的,现在我不同意了。”“为什么呢?”钟国劲追问一句:“我想起了贴在教室墙壁上培根的一句名言:‘把学问过于用作装饰是虚假。’所以爸爸妈妈的这首歌,不能过于装饰了。”“说得好!”钟国劲立即竖起大拇指夸赞:“让《劲上小荞》装饰成春晚节目,应该还缺少什么。没把握的事,我们不应该去做。”“这是真实。”钟铜仍坚持自己的意见:“《劲上小荞》不是虚假。虽然把握性不能肯定,但试试是无妨的。”“爸,你知道春晚选择节目要过多少关卡吗?”一句话问得钟铜哑口无言。“我现在才知道。首先要申报。”钟国劲解释说:“然后要经过一次一次的考核通过才能合格。每一个环节都是很严格的,不是一般节目或一般人想上就能上的。这里的根本原因就是,春晚代表中国文学艺术的最高水平。至少是当年。”

  经过一阵子讨论,最后钟国劲做出了决定:“《劲上小荞》不寄荐北京,也不向上级申报,只作为一首地方民曲在人群中传唱即可。”

  近两个月以来,《劲上小荞》仿佛杳然失色了。除了民间仍有不少人歌唱之外,钟国劲一家子五口人,几乎再没有人提起这事了。不过,钟铜依然劲上上酒不离杯,其余人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劳动或工作或学习。勤俭朴实仿佛是这家子的专利。不过,倒有一事让钟国劲夫妇不可小觑,这便是铜冶市春晚剧组邀请他们为其创作结束曲《难说再见》。经过努力,除了宫苦荞的谱曲之外,钟国劲的歌词也挺显眼的。他的这首歌词,其实是散曲小令《喜春来(变调)》二首。第三段为歌韵重复刹尾。

  难说再见,

  激情相伴,

  灯光笑脸又一年。

  快乐连着千家万户,

  幸福总是春。

  难说再见,

  祝福相伴,

  美好明天在眼前。

  诗韵远,

  和谐金梦吟天下,

  中华总是春。

  难说再见,

  祝福相伴。

  和谐金梦吟天下,

  中华总是春。

  钟国劲心里明白,这歌词的上段切景怡民,唱出了“高潮律韵短”的“又一年”新气象。下一阕,延情颂国,了结“落幕余音长”的“诗韵远”情怀。全词让人难忘“今宵”,让人信感自豪——和谐中国赢天下,中华总是春!

  学校快放假了,学生和老师都在强化复习工作,准备期末教学检测。这一日,钟国劲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他照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慌不忙地接听。对方一口标准普通话:“喂,钟国劲先生吗?”“是啊,您哪一位?有事吗?”“我是北京春晚剧组的。你们省申报上来的关于您的歌曲作品《劲上小荞》已正式定为春晚节目,并由你的妻子宫苦荞亲自演唱。三天内,请你让宫苦荞来北京剧组。祝贺你。”“弄错了吧?”“错?不会,不会。”“作者是哪儿的?”“湖北省铜冶市铜铺乡洋湖小学。钟国劲词,宫苦荞曲并演唱。不错吧。呵对了,现在让宫苦荞过来排练彩排,春晚期间也会请你过来的。”“噢……?”“对不起,钟先生,我还很忙,今天再见。”

  搁下手机,钟国劲几乎愣的不省人事了。他昏昏沉沉的一片。只有心泉中滴出来几点儿文字在忽隐忽现:“弄一一错一一了!我没申报,苦荞也没上寄曲谱稿,父母亲根本不可能那种事,剩下的就是健花了,她才7岁,刚进二年级……”钟国劲不敢往下想了。但是,关于妻子的美好记忆又涌上了他的心头:“宫苦荞,演技和谱曲的确有专业天资,尤其是唱歌的音质非常柔美动听,在铜铺地区甚至在铜冶地区有‘铜都杨玉莹’美称。那日,在铜冶市首届园林博览会现场上演唱这首《劲上小荞》时,那甜美的嗓音简直媲美1995年春晚中杨玉莹演唱的《轻轻的告诉你》,让台下观众陶醉得几乎进入了梦乡!可是,中央春晚剧组怎么知道了她的名字呢?又怎么知道她就是我的妻子呢?”他感觉越想越糊涂,心绪麻乱不羁。片刻,身上的电话又响了。这是铜冶市文化艺术馆馆长打过来的,是熟人,电话内容与刚才的差不多。这次令他真的相信了。可是,他一点儿也不高兴啊。然而,事情已由不得他了!接着,乡政府党委书记也打来了电话,告知钟国劲说,明天一早,由乡政府牵头,举行一个简短的欢送仪式,并委派乡妇女主任伴送宫苦荞到北京春晚剧组,也请钟国劲先生参加乡政府行为。

  这一切都来得太偶然了,这一切都来得太神秘了。尽管钟国劲读书很多,可像这等古怪的事,他还是人生第一回遇着。于是,他提笔书写了一幅对联,贴挂于自己的书房内:

  人尽智慧可惜难能料事

  我当不才惟有无愧于心

  夜深了,钟国劲渐渐疲乏了,他伏在桌面,不知不觉地迷糊上了。忽然,他见自己的女儿健花与她班里的同学铜草花在一起跳舞。她俩孩子气地边跳边说话。只听铜草花说:“健花,我帮了你家一个大忙,还不谢我吗?”“你帮了我家什么忙?”“大忙,大忙,大大忙!”“哎呀,快说啊,究竟是什么忙?”“告诉你吧,你爸妈编唱的那首歌《劲上小荞》,就是我传给我姥姥的,她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湖北省的?”“是啊,我姥姥还夸赞你们呢。”“夸赞了什么?”“夸赞你们家是‘劲上上之家’!”“哟!真了不起。”“为了你家的这首歌,我姥姥跑了好多天,办了好多事,最终才使春晚的叔叔阿姨们将《劲上小荞》确定为春晚节目。”“真的吗?”“还能有假!”“那我真的要谢谢你了。”“嗨!也不。是你爸妈的那首歌真的很不错。”“草花,你喜欢那首歌吗?”“哪只是喜啊,是爱的能当饭吃!”“那好,我们一块儿再唱一遍。”“行。开始。”“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垄又一垄,一块又一块。轻风歌唱,阳光挂彩……”“哎呦!我的脚崴了。”钟健花惊恐的一叫,让钟国劲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醒来一看,原来是一个梦。然而,奇怪的是,钟国劲居然相信这梦是真的!果然有名言警句:

  心灵内可用追求筑梦,挚爱中不愁秘密露天。

  第二天上午,冬阳温暖,清风怡人。远方的群山,蹈脉舞龙;近处的环水,争先恐后。鸟儿在树上放歌,腊梅于枝头竞艳;村烟袅袅,车笛呜呜。市井街道人流如注叫声美,池面畈野水波麦浪唱自由。在铜铺乡政府大院内,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孩子正在高声歌唱……物流醇香,劲中健泰。梦儿神,杯儿嗨,爽儿劲儿的庆祝这伟大的中国时代!

  小山上,种满了苦荞麦。一茬又一茬,一载又一载。物流醇香,劲中健泰……

上一篇:陌生人,能分享几句可以帮助人快速走出低谷的励志句子吗?
下一篇:写作课程|贾平凹:我把一辈子文学创作秘密都公开在这里了
赚钱
来源:新赚网(xzwcc.com)Q:203231031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