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满血复活后的生活日记

25 人阅读 | 时间:2021年10月08日 07:30

  这段时间坚持写日记,在这里做个记录,索性把我事情的前因后果写一下。希望更多像我一样有过抑郁或正在抑郁的人能够摆脱痛苦,重新拥抱生活。

  很多天涯的网友应该看过一个叫老杨的作者在鬼话发表过一个【{北京八年,拜访七位大师经历}所有内容,全是亲身经历】的帖子。讲述他八年时间拜访大师的故事以及大师的诸多神奇事件。很巧,我就是通过这个帖子认识了我的师父,就是老杨口中的大师,算起来,老杨算是我师兄师哥还是怎么称呼呢,总之还没有见过面,怎么称呼不是很重要,以后要是有机会见面再研究吧。我和我的师父也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两个却展开了一段生死戏码,不是爱情,是我要死,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拽了回来,所以师父是我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人,教我本领并让我有信心积极面对生活。认识师父的时候可神奇了,我从小就有一种感觉,就是总有一天会出现一个人,带我领略千山万水,这么多年找一个不是,找一个又不是,那天师父和我发语音,就是我听到师父声音的那一刹那,我确定了,师父就是我这辈子在等的人。无比坚定。只是师父带我领略的不是千山万水,而是在精神世界里遨游。

  我是得的抑郁症,就是精神出现了偏差,我一直以为我是三年前开始病的,但是师父说其实我早已经病了,因为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不叫生活,叫生存。一时间想起的事情比较多, 我出生在东北农村,相对来说,八岁之前生活算幸福的,不好的是,我妈我妈总是吵架打架,一看有苗头,就非常恐惧。以至于回家就有点提心吊胆。家里比较穷,我都是捡我姨们给的衣服穿,小嘛,吃饱穿暖就行了,要求不高,小那会可野了,每天跑出去玩,但是不惹祸,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很听话。现在想来,就是不想让家里有战争,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听话,他们就不会打架。可是爸爸生气的眼神我是记得一清二楚。

  就这样跌跌撞撞上了学,我没有上过幼儿园,我们那里叫学前班,因为我比较贪玩,家里也觉得可以省下一年学前班的费用。八岁上了小学,在学校里算是几年好的时光,因为我学习好,四年级作文拿到六年级做过样本,所有去中心校的活动都是我去参加,老师喜欢我同学也喜欢我,但是我自己却不太喜欢我自己,因为我没有书,我的书都是捡我姐姐剩下的,教科书每年都改版,有时候老师说把书翻到多少页,然后我的书的内容和老师的对不上,就自己偷偷的找老师讲的那个地方,有一年彻底改版,我就没有书了,和我同桌扯一本,她学习成绩不好,不知道是不是让我耽误的。应该不是,唉。写作业永远要去同学家写,或者让同学去我家写。这一点还好,自己能解决。解决不了的是学杂费,资料费,还有个保险钱,那会每年还有一块钱捐款钱,永远不给我交,一去学校都打怵,又没有带钱来,老师都可愁我了,又没有什么办法,我自己低落啊,一学期得那么多少回羞愧的感觉。想起来就难受,好在我的老师同学们很好都很好,老师不会因为这个上课不提问我,同学们也不笑话我,大多看我的眼神是可怜,同情。而且下课还特意找我玩,就为了让我心情好一点。真心感谢那时候的老师同学。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五年级的时候学校订一本书,学习资料,五块钱,不用想,用脚趾头想我爸都不会给我交的,果不其然,回家说了之后被骂了一顿,到了学校老师又叹气,没办法,那本资料要人手一本,老师给我交的钱。回家我就跟我爸说了,老师自己掏的钱,后来暑假了,我爸翻出来那本书,给我,让我看,让我把书里的内容背下来,买的书不看买来有什么用,整个暑假,这种声音一直在我耳边,他心情不好就让我看那本书。

  上了初中,失去了我原有的好同学好老师,一切都是崭新的,我依然没有书,还没有衣服,我一小女孩,穿的贼土,骑的破自行车,没有闸,没有漆,有时候还蹭一裤子链条上的油,每天骑二十公里,一来回,我那捡我姐姐的用了六年的书包还有点小,我妈还给我带饭,一个饭盒占的地方还大,到了学校还得藏起来,因为同学都不带饭,带钱,买面包,买汽水,和夏天的雪糕,我那时候以为雪糕只有老冰棍呢。到吃饭点,我就去车库,同学们都骑自行车上学,有放自行车的车库,赶紧吃,怕被同学看见笑话。书费学杂费,资料费所有费用还是不给我交,那年我卖了自己的头发,收头发的给我剪成板寸,可酷了。也更自卑了。冬天住宿,太远了,骑自行车太冷,我在外面住,就是学校近边的人家,便宜。90一个月供吃供住,我从没离过家,刚开始可不适应了,有一天提前两节课放学,我兴冲冲的回家了,我觉得我爸我妈也得想我,没有自行车和我小学同学骑一辆,他带我,男同学,到了离家不到四里地的地方他就到了,我自己往回家走,那条路太长了,路上也没人,我还着急,天越走越黑,我就记得走了可久了,可能是奔家心切的原因。终于到家了,我开心的进门,屋里气氛可以用冰点来形容,我家那年养的猪死了几头,我爸心情不好,刚发完脾气,我精神劲一下就没了。我爸问我回来干嘛。都交了住宿钱了还回家吃饭,告诉我周六周日也不许回来了。要为家里考虑考虑。这件事是我的阴影,到现在还时不时做梦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天越走越黑,还走不到家,醒来孤独的不行。

  初二下半年,我就不念了,受不了了,同学眼光异样,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也没有心思学习了,不念那天谁也没说,收拾收拾骑车就回家了,到家说我不念了,我爸哦了一声。表示同意。后些年,我爸说,学习也不好,考不上的,才同意不念书。

  下学那年15岁,在家呆半年,转年16岁,跟着我们村一姑娘出去打工了,卖货。坐一夜的火车,第一次坐火车,还挺新奇,后来那几年就坐恶心了,因为我上班的地方一年只有七天假,七天假有一天一宿在火车上。过年时候,一般都没有座,站着都是抬起脚没地落的,叫春运。

  我爸在我上车前说,去了就别来回折腾。车费挺贵的。

  上班的地方我年龄最小,也从那会明白的人心险恶,老挨欺负,一天上班就够累了,还受气,工作时间12个小时,加上每天开会之类的,一天非常充实,睁开眼睛就是工作的事,早上六点多起,晚上十点多睡,365天如一日,没有假期,住群体宿舍。上班是站着,不停的说,说的基本就是一套说辞,只有中午给送饭的时候才能坐一会或者蹲一会。我也累啊,去电话亭打电话给家里,就一直哭,就是想家了,别的报喜不报忧。想放弃也有点不敢回家,就坚持再坚持,坚持了将近四年。拿钱回家我妈都哭了,说我这么小挣钱回来不容易。有一年过年回家,晚上不舍得睡觉,害怕一睁眼又回去上班了。

  18岁,有了电话,扣扣上聊了个男朋友,聊了大概有一年多,19岁秋,跟他见面,还挺好,不错,不过也是懵懵懂懂,我也没接触过什么人,见了几次之后,就跟他恋爱了,去了他的城市,相处了一年半,那会不会做饭,吃了三个月零食,我现在不爱吃零食就是那会吃伤了。只能隔一小段去他家他妈做点好吃的,后来他换了工作,他来做饭,他提出结婚,我带他去了我家,他的意思就是结婚,什么都没有,彩礼,房子车子什么都没有。我家不同意,说离得太远了,也是怕我以后受委屈,他也没有表态,就分手了。初恋这么就死了。

  我手里没有钱,接着打工,做过饭店服务员,收银员,蛋糕店服务员,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干这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挣得钱刚好够维持生活。为了生存,四处奔波。啥也没奔出来。

  24岁,回家了,家里催我找对男朋友,于是我一边上班一边找了个对男朋友,我直直奔着结婚去的,对他很好,但他对我一般,直到我怀孕了,我惊喜的跟他说,他却不太高兴,说他现在没有事业,不能养活我们娘俩,不想让我受委屈,等等一些为了我好,要等能给我幸福再给我婚礼的话。我一万个不情愿,我说我不在乎你有多么好的事业,我只要安安稳稳就可以了,他说他在乎,他一定要给我好的生活,然后带我去了医院。我没有和家里说,害怕挨揍。医院回来之后,我就有些精神恍惚,有点分裂了,休息一段,上班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就感觉他们都是我想象出来的,世界上根本没有人的存在,都是我想出来的,一面这样想,一面打断自己,不能这样想,我这不是病了吗。然后白天表面硬装正常人,脑子里自己和自己打架,晚上就哭,跪在地上不知道跟谁忏悔自己。我知道自己病了,但是不敢和任何人说,跟家里也不说,没有人会明白我的,我都能想象到我爸我妈告诉我别想太多。当时男朋友看我这样,对我说,没事,再有就结婚。我的心有了些许的安慰。半年多吧,我真的又怀孕了,那天早上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打电话给他,他说我再睡一会。我心就凉了一半,剩下那一半是后来他说的话,让我凉透了。他说他家不同意,他一直在说服他父母,他家想让他找一个能够帮助他的女人,显然我不是,而他这一年一直在做父母的工作,知道我啥心情吗,无奈,愤怒,我说无论如何孩子不能打了,我说我承受不了这种痛苦了,身体的痛苦我都不在乎了,精神受不了。他安慰着我,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但是始终没有松口说结婚。就这样僵持着。直到那天晚上,我才推翻了自己说的无论如何。他喝了酒半夜来了我这,我俩没有一直住一起,他住他家里,我租的房子。来了之后说心情不好喝了酒,睡着了,我从没看过他手机,那天我用他指纹解了锁,看到的东西让我崩溃了,和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长达好几千米,他们互称老婆老公,而且这个女人我还认识,有夫之妇。我哭着喊他起来质问,为什么会这样,他说你看我手机干嘛。呵呵了,我心态崩了,大喊着问他,他说他和她先认识的,两年了,后认识的我,那女的都要离婚了,我感觉喘不上气了,无力。我让他滚,他滚了。我趴在沙发旁边的地上哭了很久。我心死了。

  第二天早上,我想我该何去何从,手里还没钱,房租也要到期了,我给我姐姐打了电话,我姐姐给我转了钱,我去了北京,走的急,动车没买到座,我拿个包装了几件衣服,蹲在车厢后面,一路哭。

  在北京我姐带我去了医院,在我姐那躺了一个月,连续做了一个月的噩梦,猫脸老太太,清代服装的人,僵尸,几个人抬的轿子,各式各样,每天折磨我,我开始躲避,逃,后来反抗,挣扎,再后来跟它们打架,累的要死,没白天没黑夜的做梦,有时候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最后,我赢了,我能控梦了,我把它们当朋友,来控制梦的走向。可是我抑郁了,我想死,每天都想死,每天都闹心,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那种感觉,闹心劲上来怎么都不行,只想死,然后我还不能让我姐看出来,怕她担心。于是我脸上很平静,内心翻江倒海。那种难受,就叫抑郁。每天承受着闹心和想死的极端。这种感觉一直持续着。

  我上班了,KTV服务员,日夜颠倒,只为多挣点钱,抑郁从来没有放过我,我却放过了我自己,酒精麻痹自己,在人群里孤独,每天重复,醒来又多一重痛苦。这痛苦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时刻伴随着我。我堕落,我笑,我哭,我笑着哭,我哭着笑。没有人懂我,没有人救我,也没有人在乎我,只有我姐,总是接我下班。怕我喝多了躺马路上,不会的,喝多少酒都能安全到家,到家之后再醉,这是我的技能。

上一篇:十年经历满血复活后的生活日记
下一篇:枕边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赚钱
来源:新赚网(xzwcc.com)Q:203231031
二维码